西盟 江西省 西昌市 安吉县 仁布县 淮北市 贞丰县 三江 新河县 长沙县 天峻县 原平市 大化 锦州市 达拉特旗 霍山县
戴安娜王妃 商务部回应白宫 最帅快递小哥 胸痛大学不是高校 秘鲁再添未解之谜 蓝洞起诉堡垒之夜 张韶涵遭父亲控诉

濮存昕:我代表观众,演他们的人生

标签:杀人如蒿 斗地主超绝技巧pdf

2018-6-3 1:20:13 来源:城市新闻资讯网

《秦皇父子》剧照摄于 1986 年,左起郑榕饰秦始皇,濮存昕饰扶苏
《秦皇父子》剧照摄于 1986 年,左起郑榕饰秦始皇,濮存昕饰扶苏

  我们继承老戏,复排老一辈创作的角色,也像在追慕自己的祖先。我们完成的是向前辈学习,然后摸索着找到自己演戏的方法。有些地方脱胎出来了,但是他们身上好的东西还是让你目瞪口呆。

  《周郎拜帅》出演周瑜,濮存昕被相中进人艺

  1953年我们同年出生,他比我小四个月。濮存昕小时候属于那种扎人堆里能被埋没的小孩儿,内秀,又有点小聪明、小淘气。说实话,同班的前几年,我几乎都没注意到他,直到三年级的一天,他跛着腿乐颠颠地走到我跟前,叫我一声“姑妈”。“谁?谁是你姑妈?!”年幼的我又羞又恼地斜瞪着一脸憨笑的他。“嗯,昨天你没看《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呀,我爸在台上叫你爸"舅舅",那我不是该叫你"姑妈"吗?”嘿!这弯儿绕的!“我昨天也看了,那……那……那……也不许你叫我姑妈,再叫我,我给你告……告老师!”有口吃的我一着急更结巴了。他一看我急了,只好自己踮着脚讪讪离去。

  从此以后我才注意到他,原来他也是人艺的小孩,就住在与学校一墙之隔的内务部街胡同 36 号。

  我是个结巴磕子,他有小儿麻痹,我们在班上实在都算不上优等生,可没想到,许多年后,我在空政话剧团又遇到了濮存昕。此时他与李雪健等人已是学员班的学员了。

  我们做了许多年邻居,这期间在台上我们只合作过一次,就是《周郎拜帅》。他与王学圻演周瑜 AB 制,我饰小乔。也就是因为蓝天野看了他的周瑜,才把他要到了人艺。

  因为演戏“假大空”,被“惩治”重复排练十多遍

  濮存昕进北京人艺后,我们的接触渐渐少了,他忙我也忙。这是多年后我们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坐在一起聊戏、聊人艺。

  我一直以为老濮到人艺会春风得意,没想到,就是坚决借调他入人艺的蓝天野叔叔,先让他感觉到了演戏的难。

  拿他在人艺排的第一个戏《秦皇父子》来说吧。东临碣石巡游时,扶苏站在渤海之滨,面对大海,有一大段独白。当时作为导演的蓝天野老师提示了好几次 :面对大海,心中想着秦王朝的伟业。可小濮绷着个劲儿就是不过关。蓝天野说他 :“你怎么这么情绪化,"假大空"地演戏。”再看他,还是没改变,导演就用重复排练十多遍的办法来要求濮存昕,也可以解释成这是对演员的惩治。一遍,两遍,最后导演连看都不看,直接喊“再来一遍”。

  当时所有场边的人都在议论,濮存昕脸上就挂不住了。十多遍之后,濮存昕休息都不好意思回座位,拿着水杯在一旁发呆。这时郑榕老师悄悄一招手 :“小濮过来。”濮存昕就像落水时有人搭救一般向郑榕老师走去。“小濮,说话别那么说,放松。先解决放松,这是最基本的。为什么你不放松?是因为你没动作。不是词儿,而是事儿,是意思的事儿。”郑榕老师把小濮叫到门外,轻声告诉他。

  郑榕老师看濮存昕当时还是不理解,接着又用一个生活的例子演示了一遍。通过郑榕老师的点拨,小濮茅塞顿开,明白之后赶紧回家练习。

  老一辈就是这样真心真意地帮助年轻一代的。

  老人说,追求“自然版”李白,是因为电视剧演坏了

  苏民、濮存昕父子都演过曹禺名剧《雷雨》中的大少爷周萍。我很想知道父子同演一个角色是什么感觉。濮存昕谈道 :“演周萍这个人物基本上是按我父亲的方法演的,是学习,不是创作,只有自我条件上的区别。一天,任宝贤在排练厅门口看了一会儿,对我讲 :"你演得太明白了。"就这一句话点醒了我,你按照创意和理解去演、按照设计好的安排去演,和用自己的体会转化成生活在舞台上的人去演,这是不同的。”

  “嗯,父子同演一个角色是这样的,那父亲当导演、儿子是主演时,感觉又是什么样的呢?”我的问题一提出,老濮自然就谈到了他成功饰演的李白。

  他说,现在演《李白》时,自我感觉化开了。在台上,不是按照安排演戏,要八九不离十,在这个弹性幅度内晃,每天虽然不一样,有高有低,有大有??,但怎么也跑不出一定的幅度。

  “影视表演上要追求自然,舞台上不需要自然主义。在《李白》的创作中,我和父亲在创作上曾有分歧。他要求我义愤、慷慨激昂多一些,而我认为从头到尾全都慷慨激昂也不成呀。我说不上来,但觉得不对,想把李白演得自然些。”濮存昕说,“比如第三幕,李白锒铛入狱,一个人在读庄子的《逍遥游》,抒发自己情感的那段情节。他在监狱里,在空寂的环境里生活,一个多月没人理,读"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我感觉,这里应该松一些。老是慷慨激昂,几场下来嗓子就哑了。老人就觉得,我这是电视剧演坏了,(才想要)追求自然。我说,自然不是苍白和平淡,自然是上天入地、张弛自如,宁静如弱草,奔放如惊涛。还原角色本身,演一个真实的、出入自由的李白,像孩子一样天真,高兴起来喜笑颜开、忘乎所以,喝起酒来一醉方休,唱起歌来无拘无束。”

  老濮这段话讲得多好??,知己知彼,切中时弊。塑造人物,要走进人物的内心,也要走出来,运用激情与技巧去完成角色。

  “今天我没落伍,排现代戏也成,排古装戏和荒诞戏也成”

  老濮在影视舞台三栖上都有不俗的表现。他总结道 :影视方面学来的东西要正确地运用到舞台,郑榕老师和董行佶老师在触电以后返回舞台,再反省自己的舞台表演,都有一定的突破。其实就是一个表演空间的问题。在舞台上就是小声说话,也要用腹腔的气息推出台词,观众才能听到。

  同理,李雪健在《横空出世》中表演,当时没有麦克风,在大戈壁上对着一个师的官兵讲话也要大声喊。

  “我们完成的是向前辈学习,然后摸索着找到自己演戏的方法。有些地方脱胎出来了,但是他们身上好的东西还是让你目瞪口呆。林兆华让演员放掉自己已经形成的东西,只有放下后再生成的感觉,才是真。我跟他排戏,每次都能回到原点。”

  “在戏剧专业上,想要为更多观众服务就要通俗一些,但林兆华就是不认同。什么是俗?艺是俗,文是雅,文艺就是雅俗共赏。他排生活剧手拿把掐 ,《窝头会馆》让大家自己来,到关键时一停,指点一下。今天我没落伍,真是从林兆华那收获到的。排现代戏我也成,排古装戏和荒诞戏也成。空着台,不看对手,"哇啦哇啦"地和观众说话,实际上是和对手说话,全世界都这么演了,这是林兆华告诉我的。”

  我没有打断老濮,心想,不看对手,“哇啦哇啦”地和观众说话的表演方式,早在莎士比亚的剧目和许多使用间离效果的表现手法上就屡见不鲜了。在空政话剧团时王贵导演就用过多次,老濮有些忘了。

  谈话还在继续 :“这次排《蔡文姬》,向刁光覃老师学曹操,兴趣盎然,每天演出化装时曹操的一句台词老在嘴里念叨 :"那他是在追慕他们的祖先吧。"我们继承老戏,复排老一辈创作的角色,也像在追慕自己的祖先。我们是经过人艺老前辈们的培养,也在追慕,但是我们也出去玩儿,演现代戏和实验戏,玩完了又回来。我要判断和我同时代的观众需要的是什么,我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是否产生共鸣。我代表观众,演他们的人生。不仅在动作表面,而且要在心理、精神、生活中,有台上台下的交往,才能成为观众喜爱的演员……”

  老濮还在絮絮叨叨地讲着,早已过了预定的时间。他谈的东西有些我赞同,有些我反对,有些我还需要思考。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这许多年,濮存昕一直在认真领悟演戏的真谛、做人的本真。认真演戏,清白做人——本着这个原则无论何时也错不了。

  《一棵菜——我眼中的北京人艺》

(责任编辑:任刚 HF00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