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牛特旗 大新县 宜川县 周至县 英德市 石首市 法库县 昭苏县 化德县 弥勒县 阿克陶县 光山县 雷山县 台中市 辽源市 民县
要求员工活100岁 王东明 景区摘杨梅坠亡 窦唯独自现身医院 红旗l5 首对圈养熊猫诞生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单腿外卖员艰难爬26楼:有时间陪娃娃 再累也值得

标签:站得住 炸金花三个人最大概率

2018-6-3 14:41:31 来源:城市新闻资讯网

不管天晴落雨,陈超都会拄拐尽力为买家准时送去外卖。 不管天晴落雨,陈超都会拄拐尽力为买家准时送去外卖。

  单腿送外卖:有时间陪娃娃 再累也值得

  “美团众包来新订单了”……每当手机响起这样的语音播报,陈超总会有一种莫名的紧迫感——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哪怕此刻正在送孩子去幼儿园的路上。

  陈超,合川区钱塘镇人,今年29岁,幼时患小儿麻痹症,左腿不能着地行走。为了方便照顾儿子,去年9月加入美团众包,单腿骑行送外卖的事让圈里人提起他时总是翘起大拇指,真诚地点赞。还有客户在体验他的热情服务后,给他发来问候和鼓劲的短信。

  我们很好奇,在这个以抢时间、争效率出名的行当里,作为一名只能单腿骑行的外卖派送员,他有着怎样的故事? 重庆晚报记者 周小平 首席记者 冉文 摄影报道

陈超在路边停车,根据送餐路线抢单。 陈超在路边停车,根据送餐路线抢单。

  早上接6单,全部没迟到

  “水果还有好久到?”

  “我正在商家这里取货,马上赶来!”

  4月28日,早晨7点30分,陈超比平常提前半小时把儿子送到渝北区大竹林街道金竹苑幼儿园。然后,他习惯性地掏出手机,开始刷单。第一单在龙湖源著北区,送水果到位于冉家坝的妇幼保健院。7点40分到达商家,取好水果,拎着前往妇幼保健院,7点50分送达。

  第二单在渝北区大竹林慈竹苑小区,陈超不陌生,因为自己租的房子就在附近。7楼,无电梯。陈超左臂架拐作支撑,右手提着水果,右腿大步向前跃,紧随其后的我们有点气喘吁吁,差点跟不上他的步伐。

  接着是江北石马河片区的国奥村小区送粥、渝北青枫北路的光电园送羊肉粉……

  这个早上,陈超抢到6单,都一一送达,没一个迟到。

  “都是练出来的,刚开始我是龟速,现在他们说我是闪电。”陈超笑着说,去年刚做这一行的时候,由于不熟悉路线,又担心送货迟到,所以一单一单地接,一单一单地送,有时送一单光是走路都要十几分钟,一天送下来很不划算。进入外卖派送这个行当,不熟悉路线会吃大亏,接触派送一周后,陈超开始做功课,骑着三轮摩托车从主干道到小区到处转,哪里有小道捷径,从哪个车库入口进入小区楼栋能少走路等等,他都熟记在心。

  “我现在一看到订单,就能在头脑里迅速形成一条最快捷的路线。”陈超自豪地说。

  “很多骑手都不愿接老旧小区的订单,因为这些小区通常没电梯。但陈超从来不挑肥拣瘦,愿意爬楼去送。”美团众包重庆站站长李金娟告诉我们,陈超是站上的兼职骑手,通过自己申请加入骑手队伍,虽然他的左腿不便,但外卖派送不输同行,收到很多顾客的好评。

老小区里没有电梯,买家住七楼,陈超手提外卖,拄拐奋力爬楼。 老小区里没有电梯,买家住七楼,陈超手提外卖,拄拐奋力爬楼。

  被催单既能忍受,更能理解

  “你走到哪点了?好久到哦?”“你开始送了没得哟?”“快点噻,这都几点了?”……

  这些是陈超每天听得最多的话,虽然听得让人耳朵都起茧了,不过他既能忍受,更能理解。

  送外卖,被催单是常事。手机另一端,大多是饿得发慌的吃货,往往外卖派送员刚接单,催单电话就来了。

  客户心急意味着可能没有好脾气,外卖派送员自然容易受气。最让陈超觉得憋屈的,是有一次送干锅,骑三轮摩托过减速带时,干锅受震动腾空而起,翻了。他第一时间跟客户联系,主动赔付。原本79元的干锅,给客户发了88.8元的红包,表达歉意。“我已经赔付了,但客户又去找商家退款,于是商家就来质问我怎么回事,把我搞得很难堪。”

陈超驾驶着小三轮电瓶车穿行在商家与买家之间,与时间赛跑。 陈超驾驶着小三轮电瓶车穿行在商家与买家之间,与时间赛跑。

  还有一次给金科十年城一位女客户送餐,陈超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当时自己哪里得罪了那位女客户。“我接单后打电话问客户,小区可以骑车进去吗?”话音刚落,电话那头震耳欲聋:“你啥子意思嘛,不想送嗦?我有的是办法来收拾你……”

  陈超彻底蒙了。“送到地方后,敲了好半天,里面没人来开门,也拒收?:靡换岫?,那位女客户的老公才出来开门,然后劝他老婆算了。”陈超说,就这样,在送完餐后半小时,单位来电话说客户投诉他送餐态度不好,差评。

外卖派送小哥陈超 外卖派送小哥陈超

  一拐一拐艰难爬上26楼

  外卖派送,赛的是时间。

  “做了这行后,最直接的感受是电梯太慢,总感觉电梯被人动了手脚,慢得不行。可能是我的心理问题,因为太着急,太渴望速度了,总想以最快的速度把东西送达顾客。”陈超告诉我们,每到上下班高峰,写字楼的电梯根本挤不进去,有一次为了及时把外卖送达客户,他竟然爬了26楼。

  那是一个临近中午的时间,光电园附近一栋写字楼26楼的客户点了一份沙拉。陈超赶到楼下时,排队等电梯的队伍排到了大门口,他心里一阵发凉。还剩十多分钟,掐指一算,等到电梯后再坐上26楼,绝对迟到。

  “如果对方手机能打通,我可以找对方要个收货码,确认送达。通常客户也会表示理解。但那天就像遇鬼了,客户的电话就是打不通。没办法,爬楼,把损失降到最低。”十多分钟后,他终于一拐一拐艰难地爬到26楼,还是迟到了。

  “我现在都还记得坐电梯下来后,在楼下喘了一个小时。”回忆起那时狼狈的样子,陈超仍然笑着。他说,现在看起来,爬楼是常事,也根本不是事儿了,“你们看嘛,现在我身上都是腱子肉,一块一块的,比去健身房效果还明显,哈哈……”又是一阵笑声。

儿子从幼儿园回家后,陈超辅导他做作业。 儿子从幼儿园回家后,陈超辅导他做作业。

  凌晨3点收到一条暖心短信

  既然有耍泼的客户,当然也就有理解的客户,更有感动的客户。

  叫外卖有依赖性,送着送着,有些人就成了回头客。在慈竹苑小区,有一位在订单上留名为小娟的客户,住在7楼。每次点完外卖,如果看到是陈超接单,她总会在订单上特别备注:快递小哥,送餐送到一楼就行,我顺路正好提回家。

  每当看到这样的备注,陈超心里总会涌起一股暖流。

  在陈超手机里,至今仍保留着两条2019-07-22凌晨3点的互动短信。

  “感谢你,骑手叔叔,以后注意安全。真的看到你的伤鼻子都酸了。”

  “谢谢你!我也没办法??,为了生活为了小孩。也只能这样!你要好好读书,别像我们一样读书少,以后工作都不好找。”

  前一条短信,对陈超来说,犹如寒夜里的一盆火炉,让他在那个冬天里不再觉得冷,心里暖暖的。

  那是16岁的何健聪发的短信。他在重庆互联网学院读书,偶尔半夜饿了,绝不会亏待自己的胃,不过去年12月11日凌晨那一顿外卖烧烤,他吃得格外哽咽。

  “骑手叔叔的样子我已经记不得了,但他的背影让我很难忘记。”何健聪告诉我们,那天他打开寝室门接外卖时,看到骑手叔叔正单腿快速蹦跳着过来,把还冒着热气的烧烤递给自己,那一刻,何健聪感到一阵羞愧。“我虽然是男生,吃着吃着,眼泪水还是控制不住了。于是就给骑手叔叔发了一条问候短信,表达谢意,请他注意安全。”

何健聪给陈超发的感谢短信 何健聪给陈超发的感谢短信

  送单很欢乐,等单最难受

  白天,尤其是上下班高峰,订单虽然多,但写字楼电梯打挤,容易送货迟到。所以,陈超更喜欢接晚上的单子。

  “那时候抢外卖单子的人少,加上还有夜宵补贴,同白天相比,性价比高些。”陈超告诉我们,没当外卖派送员前,他在重庆渝江压轴有限公司上班,流水线上做发动机零部件。去年儿子3岁了,开始上幼儿园,他把儿子从老家接到身边亲自照顾。为了方便接送儿子上学放学,他才换了工作。

  “我要保障接送儿子的时间,在这个时间以外接单。”陈超说。

  他一天的时间安排表是这样的:7点起床,做饭收拾,送儿子到幼儿园;8点开始接单,下午2点回家;下午4点多再去接儿子,给儿子弄好晚饭,然后再出门零星接单。

  陈超手机上下载了一款APP,能实时监测儿子在家的情况。有时候,夜里10点发现儿子还没睡,他就停止接单,回家哄儿子睡觉,等儿子完全入睡了,他再悄悄溜出去接单,一直到凌晨两三点下班。

  有单接的时候,并不无聊,陈超享受在路上的感觉。“送单的时候很欢乐,最难受的是等单来。有时候在马路边一等就是一两小时。以前从未长过冻疮,干了外卖派送后,去年冬天手脚都生了冻疮。”陈超笑着说,送外卖以来,有感动,也有意外的惊喜。“有时候送20元的水果,隔了一会儿平台消息显示,客户打赏了50元红包。有些受宠若惊。”

到达幼儿园后,懂事的儿子挥手和陈超告别。 到达幼儿园后,懂事的儿子挥手和陈超告别。

  有时间陪娃,再累也值得

  “小杰,早上吃几个汤圆?自己报数噢。”五一小长假,三天假期,陈超休息第一天,陪娃。

  在大竹林附近的出租屋里,他如往常一样,7点起床,儿子也不睡懒觉,起床蜷缩在床脚,盯着平板电脑看动画片,等待爸爸的早餐。

  我们无意中问起小杰妈妈的事,陈超岔开了话题。

  “一定要是小芝麻汤圆,大汤圆他还不吃。”陈超边说边蹦跳着来到冰箱前,取出黑芝麻汤圆,见锅里水翻滚了,迅速把汤圆倒进去。5分钟不到,儿子的早餐做好了。

  “快吃,吃完了我们早点把作业完成了就出去耍。”

  “要得!”听爸爸说到耍,小杰两眼放光,吞咽汤圆的速度加快。

  “最亏欠儿子的就是陪他的时间太少。小家伙经常要我一起出去散步,还不忘叮嘱我‘不要骑车’,我说他‘你这不是为难老爸嘛’。”陈超笑着说,有时送外卖,儿子不得不一个人在家,只有玩平板电脑看动画片。所以对儿子而言,最期待的就是能带他外出,比如去九曲河耍水、去动物园看熊猫,哪怕去楼下散散步,儿子也会高兴一阵。

  两室一厅的房子,陈超租了一间,每月租金700元,儿子学费每月700元,每个月他能挣四五千元,生活上还是有结余。

  “以前没怎么照顾儿子,与他朝夕相处这一年我才感受到,对他而言最大的幸福就是有我陪在他身边,送他去幼儿园路上一起聊天,晚上给他带好吃的回家。这份工作也许在你们看来,我干起很忙碌,很吃力,很累人,很难想像。但我觉得在工作时间上相对自由,能挤出时间来陪陪他,再累也值得。”陈超对我们这样说,仍然笑着。

分享到: